荣誉资质

原创林彪一生中唯逐一次,不光违抗命令,还冒着杀头的风险打了一仗

点击量:152   时间:2020-02-24 16:11

原标题:林彪一生中唯逐一次,不光违抗命令,还冒着杀头的风险打了一仗

温坊战斗,是红一方面军第五次逆“围剿”期间,特意可贵的一场胜仗。这一仗,是红1军团军团长林彪、军团政委聂荣臻在多次向朱德建言“诱敌深入”,可是朱德根本异国决定权,决定权在李德、博古手中,他们对于林彪的提出束之高阁。见提出不被采纳,林彪来了个“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”,擅自由闽西温坊地区主动后撤20里,诱惑李延年第四纵队冒进后才获得的战机。

实际上,这也是红1军团师、团、营、连各级指战员的共识。但毕竟是忤逆了李德、博古的既定作战现在的,林彪、聂荣臻两人造此承担了极大的风险。所以,这一仗只能胜利,不克战败。倘若战败了,林彪、聂荣臻是会被李德、博古杀头的。但是林彪和聂荣臻两人造了整个中央苏区、中央红军的安危,已经顾不得了。他们情愿战后撤职、杀头,也要打这一仗。这也是林彪一生中唯逐一次,不光违抗命令,还冒着杀头的风险指挥战斗。

1934年8月25日,李德、博古不光不遵命林彪提出,逆而命令林彪进至闽西曹坊进走阵地退守,抗击蒋鼎文的敌东路军。来到曹坊,林彪勘察地形后认为:蒋鼎文东路军中的李延年纵队从朋口向长汀县袭击,必通过温坊村。温坊位于闽西长汀县东南,距朋口二十里,一路地势崎岖,两侧高山绵亘,这个地形便于发挥红军在活动中歼敌的上风。

让林彪没想到的是,他刚构想歼敌计划,李德、博古又来电,厉令必须在朋口以西修建扎实阵地进走抗击。一向沉默寡言的林彪直接被气乐了,他决定违背命令,本身打本身。所以林彪命红1军团后撤20里,诱敌深入,再以暗虎掏心战术,先打敌指挥部,再打失踪指挥之残敌。

1934年8月30日晚,林彪指挥红1军团及相符作作战的红24师各部统统进入既设阵地。红2师4团受命最艰巨的义务,在松毛岭正面抗击来犯之敌。

9月1日晨,短短10年间便已升任第3师中将先生的黄埔一期生李玉堂,令其麾下第8旅2个团,由洋坊至温坊之间齐集出动,至正正午分,向松毛岭推进了十多里,随即修建工事,并向已被红军淹没的松毛岭制高点阵地派出侦察警戒。

9月1日21时,红1军团各部由当地群多作向导,顺着湮没的巷子辗转到该敌侧翼,发首了强烈袭击。红4团团长耿飚请求机枪连连长让特等射手们操控重机枪,必定要约束第8旅安放在山垭口的机枪阵地,袒护大部队冲锋。连长不安天暗望不见敌人,耿飚教他一个窍门:“对着他的枪口打。望到异国,他们的机枪一响,那火光一闪一闪的便是枪口”。

结构益袒护火力后,耿飚将手中的驳壳枪一挥,大喊一声:“干部、共产党员跟吾来。”说罢,他率先冲向敌阵,红军指战员们争先恐后去上冲,只一个回相符便冲垮了不善夜战、近战的敌军。敌军丢下友人的尸体,和赶来声援的约1个连兵力,一路退入温坊。

睁开全文

红5、红6团及红24师从几个倾向对敌实走向心突击,通过五、六个幼时激战,将第8旅大部消逝。少将旅长许永相乘着暗夜只身逃走,过后被蒋介石“杀一儆百”,赏了粒花生米。敌东路军第四纵队指挥官李延年,获悉李玉堂的第3师第8旅被歼,一壁大骂许永相饭桶,一壁令第3师和第9师开进温坊,荣誉资质信念与林彪决一物化战。

9月3日早晨,敌第3师和第9师脱离堡垒,向温坊扑来。8时许,第9师的先头团由洋坊尾向温坊提高。这正在林彪意料之中,所以林彪命令红1师断其归路,红2师和红24师从八前亭和马古头两个倾向出击。

红4团团长耿飚、团政委杨成武各率1个营,对敌实走不息冲锋,交替提高。1营不息冲锋6次,淹没了8座山头。山头上有一些半截子碉堡,是敌人尚未落成的堡垒,易主后成了红4团的撑持点。3营不息发首3次冲锋,连夺敌人6个阵地,从而完成了“拦头”的义务,和兄弟部队一块,相符力将第9师先头团全歼。

兵士们乘胜追击10余里,将幼批敌溃兵无一漏网地抓了回来。打扫战场的时候,红4团缴了10余匹战马,几十捆新军服,还有许多食品。耿飚安排1个班,押着俘虏,将这些战利品送到军团部。红1军团作战科科长聂鹤亭给打了个收条:“耿飚团长,战利品如数收到,你们打得益!”

清新红4团打了个干脆爽利的胜仗,红2师先生陈光给耿飚打了个电话,先夸了他一通,稀奇张扬他身先士卒,给下属作外率,然后话锋一转:“你犯了舛讹,清新不清新?”这样急转曲,着实让耿飚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。陈光干脆把话挑清新:“听说你把干部、共产党员都带上去打冲锋,万一被打失踪了,亏损多大?”

耿飚这才清新了陈光的有趣,真心真心地说:“吾承认。”“清新就益”陈光接着说:“这次罚你写篇文章,题现在就叫《指斥幼我果敢》,要强召整体铁汉主义精神。限三天内写益。”陈光规定了三天期限,但是耿飚当天就把文章写益,送到师部。陈光望后很抑闷,派人送去发外在《红色中华》。

温坊战斗共计息灭国民党军1个旅又1个团,共计歼敌4000余人。2400余名俘虏中,红4团就抓了1600余人。战前牛逼哄哄,扬言要给部队发大量绳子,准备捆红军俘虏的第3师中将先生李玉堂,被他的蒋介石校长益一通臭骂,撤去先生职务,军衔降为上校。

温坊战斗的胜利,是红军第五次逆“围剿”中唯逐一次消逝制服利,让普及红军指战员大大出了口自第五次逆“围剿”以来就不息郁结于胸的凶气。不过,这个林彪因抗命而获得的部门胜利却无力转折大局。温坊战斗以后,李德、博古仍坚持让红军今天在这边“突”一下,明天到那里“突”一下,首先越“突”越被动,首先导致第五次逆“围剿”彻底战败,不得不走上漫漫万里长征路。

本文作者:忘情,“这才是搏斗”添盟作者 ,未经作者本人及“这才是搏斗”批准,任何媒体、自媒体不得转载,违者必追究法律义务,读者迎接转发。友谊挑示:本号已添入版权珍惜,任何敢于剽窃洗稿者,都将受到“视觉中国”式维权抨击,代价振奋,切勿因噎废食,勿谓言之不预也。

公多号作者简介:王正兴,原自由军某野战部队军官,曾在步兵分队、司令部、后勤部等单位任职,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钻研,对军队战术及非搏斗走动有幼我独到的理解。其著作《这才是搏斗》于2014年5月、6月,凤凰卫视“开卷八分钟”栏现在分两期选举。他的公多号名亦为“这才是搏斗”,迎接关注